• <bdo id="giggk"><center id="giggk"></center></bdo>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有料歷史 > 正文

    1500名遠征軍傷病員死亡之謎

    2022-04-08 16:19:19大公網 作者:戈叔亞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作者:戈叔亞

      ——遠征軍撤退路線考察記

      一、1500名傷病員自焚之考證筆記

      ——遠征軍敗走野人山路線考證筆記

      在杜聿明部撤退途中,曾經有人記錄過這樣的一個極為悲慘的故事:1500名傷病員無法跟隨部隊徒步撤退,又不愿意被俘受辱,最后點火自焚,壯烈殉國……

      盡管這不是國民政府的“正史”提及的事件,僅僅只是當事者的回憶,但是在反復考察當事者的身份和這個事件的來龍去脈的背景后,我逐漸有些相信發生過這個的事情,并在地圖上找到了這個地方——莫的村(Mode Village)。

      我想去看一看那里……

      劉桂英的回憶

      隨便一上網搜索,很容易找到劉桂英的視頻。她是當年第五軍新二十二師師部的衛生員,1942年5月跟隨部隊撤退,最后終于到達了印度雷多。她的故事流傳廣泛,其中她講到了一個故事……

    遠征軍第22師女兵劉桂英

      (視頻中劉桂英的錄音記錄如下:)

      “其中在這個時候把傷兵集中起來,集中起來就問他們,現在我們走到無路可走了,你們跟我們走也是死路一條,你走不動,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你們自己想個法子處理吧……(哽咽)講不下去……傷兵講,你留一點汽油,你們走吧!他們把汽油點了火,自焚……一千多傷病員帶不出來,我們都爬在地上哭……那個傷心啊,那個敗退敗退到這個地步……”

      1995年,我參加云南電視臺在拍攝《風雨滇緬路》時,我們曾經派人到安徽合肥采訪了這位老兵,所以那時我就知道了她說的故事。

      開始我幾乎不相信,我主要是不太相信有1000多傷病員死在一起,而且是自殺。因為我看過許多資料都沒有提到這個事情。我前面提到了鄒德安老人也完全沒有提到,那時鄒老是第五軍軍部參謀,一直跟在杜聿明身邊。而第五軍軍部是和新二十二師一同撤退的。我采訪鄒老不下20次,每次都是半天。在這20多次的采訪中,鄒老詳詳細細和我說了撤退經過的每一個細節……但是從來沒有提到這個事件。

      再說我感覺劉桂英是一位女兵,大了以后就是老太太,我感覺“老太太”說的事情,特別是涉及到了軍事的事情不是太靠譜。還有媒體上都說,她是唯一一個走出野人山的女兵,而我就聽說不止一個女兵。

      臺灣“國防部”歷史沒有提到這一段

      以后臺灣朋友也送給我臺灣“國防部”出版的《抗日戰史》,這也許是臺灣方面出版的抗日戰史最權威的一部。里面沒有提到這一段。

      后來我又看到了羅古的《緬印之征戰》(民國三十四年十一月十日出版),這部回憶錄是作者按照每一天的日記所記錄的。但是仍然沒有記錄這段慘絕人寰的故事……

      盡管現在網上記錄的人很多,但是都不是自己的親身經歷。

      臺灣邱中岳的記述

      幾年前,香港晏偉權先生曾經和我提到他在臺灣曾經看到過一位將軍的回憶錄,其中也提到了1500名傷病員自焚的故事。晏偉權先生是駐印軍第五十師師長潘裕昆的女婿,一直癡迷于這段戰史。他的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請求他把資料發給我看一看。

      邱將軍在臺灣出版的《抗戰時期滇印緬作戰(二)——一個老兵的親身經歷與畢生研究》中寫到:

      “……(一九四二年五月)十四日黃昏時分,第五軍軍部與第六十五團(新二十二師所部)主力到達莫的林宿營,軍直屬部隊及各部隊傷患一千五百余人進駐莫的林東南邊的村子里……

      第五軍工兵團以一個營,在當地民眾的協力下,利用佛塔東側空地,用砍伐來到竹木和從汽車上拆下的篷布達蓋成簡陋的兵舍,野戰病院則以佛塔附近的五、六間只有頂蓋的草棚子為醫療站,收容了各部隊重傷患一千五百余人。……

      五月十六日,第五軍主力縱隊(徒步出發,傷病員及輜重全部留在原地)……

      ……原先留在莫的林,或為戰傷或因重病不能跟隨部隊長途跋涉的一千五百余中華兒女,咸以生為中國人,死為中華鬼的志節,寧為烈士死,不做降俘生的決心,慨然于五月二十一日凌晨一時引火自焚,含恨而終!

      傍晚,杜軍長驚聞此訊,不禁惻愴動懷難以自己,踉蹌步出帳外,面對西南莫的林方向,俯首肅立、默哀致敬,而后仰視蒼穹郎朗而誓:“光庭(杜聿明字),只要一息尚存,誓滅日寇,報此仇雪此恨,以慰諸烈士在天之靈!”

    圖:邱中岳

      邱仲岳當時是新二十二師前衛營六十五團一個連長,后來晉升為少將,逝世后追認為中將。他一生的很多時間都用來研究這段歷史,在臺灣編撰抗日戰史時,有關中緬印戰史主要有邱將軍領導編撰。邱將軍的這段回憶上由(臺灣)“國防部”史政編譯局出版的。

      故事的當事人的可靠性之分析

      到目前為止,我僅僅發現只有劉桂英和邱仲岳兩位人士以當事人的身份記錄過這段歷史(大陸還有王楚英在《軍碑1942》中也有記述,但是王楚英先生不是當事人,他的回憶也有非議,但是他講述這個故事的文字幾乎和邱仲岳的上述回憶一模一樣。因此我認為王楚英先生著書是參考了邱將軍的回憶。)

      我認為兩人講述的這段故事有很大的可靠性。首先兩人一個在大陸,一個在臺灣。從我所知道的劉桂英在1990年代就講述這個故事的時間來看,劉桂英不可能知道臺灣邱仲岳的回憶幾乎和她一模一樣,也不可能相互參考或者統一口徑。因為那時兩岸民間的聯系微乎其微。特別需要指出的是邱仲岳不僅是當事人,后升為將軍,而且是臺灣“國防部”編撰這段歷史的權威。同時他的回憶也是由臺灣“國防部”史政編譯局(臺灣出版這類書籍最權威的單位)出版的。另外,1995年8月,邱仲岳代表“國防部”部長蔣仲苓前往印度藍姆迦祭奠陣亡將士,可見其身份之重要。這樣的人的回憶應該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多年研究這段歷史,又能穿梭于臺海兩岸的香港人士晏偉權查看了無數的有關材料,也僅僅看到這份回憶記載此事,但是他也認為邱仲岳將軍的回憶可靠度很高!可惜邱將軍已經去世。

      疑點:

      臺灣“國防部”戰史沒有這段事件的記錄。這是這個故事是否是真實的最大疑點,既然邱將軍參加了“國防部”滇印緬戰史的編撰,為什么沒有把這個事件編入“正史”呢?

      同樣,已故的鄒德安老人也從來沒有和我講述過這個故事,這也是我一直有所懷疑的一個證據。同時和他們走同一條撤退路線回來的人,在網上有回憶的至少還有7-8人,除了一位提到事后他聽說過有這個事件之外,其他所有都沒有提到這個事情。

      如果我們假設,回憶撤退的人都是在前面走出來的人,不知道后面發生的事情。當時的政府會不會也有“報喜不報憂”的毛病,不愿意把這樣的事情公開透露。如果“自焚” 還有一點疑慮(是否真正就是傷病員自己自愿自殺的)可以成立的話,那么“正史”和大多數當事者不愿意說這個事情就是情有可原的。當然,這也僅僅就是我個人的分析,并沒有任何的證據。

      從故事發生的前后史料來分析之可靠性

      我之所以比較傾向去相信這段史料,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對當時部隊撤退時情況的分析。

      ——部隊傷病員人數

      劉桂英說是一千多人,邱將軍說一千五百余人,各種資料也說是1500多人。而這些傷病員都是來自第五軍各個部隊的。第五軍下轄第二百、新二十二和第九十六師,在1942年5月前,三個師都前后和日軍進行了激烈的戰斗(二百師同古仁安羌和東枝作戰、新二十二師葉達西斯瓦等作戰、第九十六師平曼拉四二六高地阻擊戰等等),重傷病患人員達到一千五百人是完全可能的。(僅僅新二十二師死傷人員就超過千余人。一般情況下,死傷人員中傷者占多數)。所以有一千五百名重傷病員是完全可能的。

      ——全軍傷病員集中車輛運輸

      第五軍在撤退時,計劃是從密支那方向撤退,到了密支那再擇路回國。由于軍部的車輛最多,而且因為軍部是最重要的單位,所以行軍路線為最安全的中部(第九十六師為先鋒、新二十二師、軍部、最后是新三十八師斷后)。部隊撤退時,為了便于野戰部隊的機動,將原來集中在軍部野戰病院的輕傷病員遣返回各部,由軍部用汽車帶著各師的重傷病員一千五百多名撤退。第五軍是當時中國唯一的機械化部隊,把傷病員集中起來用車輛運輸是有這個條件的。

      如果到了車輛也無法走動,那么這些傷病員自然就要放下來安置。所以,如果找到了部隊燒毀車輛輜重的地方,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安置傷病員的地方。

    中國遠征軍入緬

      ——部隊無法帶著傷病員徒步撤退

      杜聿明部在途中意外得知密支那被日軍占領,最后決定避免和日軍接觸而放棄密支那撤退回國路線而走曼西以北,曼西以北幾乎就是無人居住的野蠻地區,所以曼西也就是公路的盡頭(至今仍然是這樣),這是一個意外事件。處于無奈,軍部只好把車輛全部集中到曼西附近燒毀,而傷病員也就安置在曼西附近(最后也就犧牲在這里),這是合情合理的。徒步撤退的部隊絕對不可能帶著傷病員走。

      ——傷病員“用汽油自焚”

      劉桂英說,傷病員用“汽油自焚”。資料上說,部隊在公路盡頭的曼西附近,把傷病員就地安置,然后把所有輜重放到另外一個地方用汽油燒毀。邱仲岳先生說是“引火自焚”。本來部隊的車輛是準備開往密支那,然后再回國,油料帶的多是可以肯定的。所以,如果傷病員真的是用“汽油”自焚的話,那么從理論上說,那時汽油是有的。

      “自焚”的疑慮

      即使上述的分析都有合理之處,我對“自焚”或者是“自殺”仍然有一些疑慮。

      我感覺中國人中很少有集體自殺的文化和傳統,而且是這么多人同時產生一個念頭,我幾乎是不相信的。更不相信一千五百人全部自殺,有的朋友說,自殺相信,但是不相信是自焚,自焚是極端痛苦的事情,盡管他們有汽油。

      前面說到,我有些傾向于這里有一千五百名傷病員死亡,我的意思是說,我相信這里死了這么多的傷病員。但是我一點也不相信是自殺,盡管我到目前為止沒有一點證據。假設不是自殺,不是自焚,那是怎么回事呢?

      以下只能是我自己的想象。

      資料顯示:部隊安置好傷病員后,僅僅留下幾輛救護車作為手術醫療室,其余的全部集中燒毀。重要的是,他們給所有傷病員留下了足夠維持5天的食物。盡管沒有提到是否留下了照顧和警衛傷病員的醫護警衛人員,但是按照常理是會留下的。這樣,大部隊就離開他們開拔了。幾天以后的5月21日,傷病員全部“自焚”身亡。劉桂英和邱仲越都沒有提到可能存在的看護和警衛人員怎么樣了!

      假設傷病員不是全部自殺,那么會是誰呢??

      也許是部隊接到命令,希望傷病員殉國自殺,或者幫助他們自殺。如果是這樣,那么就一定是最后這些留守人員所為,至少他們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來我認為是部隊把他們弄死的。但是也很難說,我感覺,部隊把他們拋棄不就行了,為什么要把他們弄死呢?也許醫生急著要走?那么你走好了,為什么要弄死呢?為什么要用汽油呢?這是非常殘酷的……當然戰場上不是沒有傷病員要求沒有負傷的戰士“成全”他們,“幫助”他們去死的事例,也不排除沒有負傷的人員處于無奈把傷病員弄死的事情。但是這次死亡的人員實在是太多了,如果處死,這里也許會有一個責任的問題。那就是誰下的命令?誰來負這個責任?

      下達“自焚”命令的人?

      在劉桂英視頻錄像中說:“在這個時候把傷兵集中起來,集中起來就問他們,現在我們走到無路可走了,你們跟我們走也是死路一條,你走不動,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你們自己想個法子處理吧……(哽咽)講不下去……傷兵講,你留一點汽油,你們走吧!他們把汽油點了火,自焚……一千多傷病員帶不出來,我們都爬在地上哭……那個傷心啊,那個敗退敗退到這個地步……”

      要傷病員自己想一個法子處理,顯然是可以走的人對傷病員說的。這句話里面除了有“動員”的意思外,弦外之音不難聽出還有“命令”和“強制”的成分。也就是說,是“上級”要求或者命令傷病員自殺的。

      邱中岳的記述:“傍晚,杜軍長驚聞此訊(傷病員自焚死亡)……”

      傷病員“自焚”后,杜聿明“驚聞”??赡苷f明他事先不知道,也許就能排除是他下命令的可能性了,至少在字面上是這樣。在邱將軍的回憶中,五月十二日部隊到達莫的林,十五日安置傷病員,十六日主力出發……都是杜軍長下達命令,而在中途他生病由士兵抬著擔架行軍(沒有生病的日期)。然后就是傷病員自焚和杜軍長“驚聞”,從字面上看,好像軍長生病在前,“驚聞”在后。這樣給人一種感覺:因為軍長生病,下達“自殺”命令由別人代勞。

      但是,資料明確說到留下給傷病員的食物只能維持5天,從十五日安置傷病員,部隊出發到二十一日凌晨傷病員“自焚”,剛好就是五天!!!傷病員二十一日凌晨“自焚”,到了傍晚,已經行走了五天,遠隔百里的杜軍長就“驚聞此訊”,傷病員“自焚”時間正是留給傷病員的食物吃完之時,時間掐算的幾乎分秒不差。說明一定有人事先安排了這一慘劇,而且傷病員凌晨死亡,出發五天的杜聿明下午就知道,只能說明兩地之間有無線電聯系……

      我們再假設,軍長知道此事,而下級袒護。但是邱將軍回憶錄出版日期是“民國八十八年(1977年),杜聿明早已被俘在押大陸,也有消息說臺灣官方對杜聿明在大陸的表現十分不滿,所以如果邱將軍不袒護“軍長”,也不會有什么問題。還有一個情況:部隊十六日出發前,軍部和重慶電報頻繁,雙方是否對此事有安排呢?

      綜上所述,假設傷病員“自焚”有命令的因素,那么這個命令應該來自軍部甚至更高一層。然后把死亡說成是傷病員“自焚”,目的是逃避責任。

      這些僅僅是分析,不是證據。

      杜聿明的回憶錄沒有“自焚”事件

      杜聿明曾經寫過《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述略》的回憶錄,洋洋萬言,但是對于1500名傷病員在“自焚”的事情只字不提!這是耐人尋味的。難道他不知道嗎?邱仲越明明說“杜軍長驚聞此訊”。那么就是他認為這是一件小事,不值得他寫,或者他有難言之隱???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緬甸人把他們弄死的。大量資料證明,緬甸人對中國軍隊懷有敵意,在部隊到達的地方,老百姓都跑光了。有的地方部隊和老百姓發生過沖突,雙方都有死人。但是,如果是緬甸人把他們弄死,那么為什么要說是“自焚”呢?

      如果說他們是自生自滅,一些自焚,一些被緬甸人弄死,一些被部隊弄死,一些自己無人看管死去,也許這樣合理,但是所有資料都是說5月21日這一天“自焚”,時間和死亡方式說的很肯定。

      許多人把這個事情描繪成悲壯,而我看來是悲哀!這是一個責任事故。如果遇到美國人怎么辦?哪怕是不怕死愛自殺的日本人,我也絕對不會相信,因為日本戰史中根本沒有數百日軍全部集體自殺(自焚)的記錄。

      現在看來,最大的可能我想應該是看護這些傷病員的人把他們弄死的,也許他們看到有的傷病員用汽油“自焚”,然后他們也這么干,然后馬上去追趕部隊,然后就說他們全部自焚。當然,如果說是“上面”指示留守人員“幫助”甚至“強行幫助”他們自殺,然后也說是傷病員自焚以逃避責任?這似乎也有合理之處……誰知道?

      總之,燒毀輜重幾乎可以肯定有這個事情,“正史”沒有提及按照道理會有的傷病員怎么辦,而個別當事者提到傷病員自焚。第五軍三個師有這么多的傷病員是可能的,集中起來由軍部用汽車運輸是合理的,汽車走不動了,把傷病員放下來部隊自己走,也是常理之中。甚至走不動的傷病員自殺或者被部隊處理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而唯一不可理解的就是這些傷病員突然原因不明的消失了……

      所以一直想去那里看一看,看一看燒死了1500名傷病員的地方的土壤到底是什么顏色的,紅的,黃的,還是黑色的?要不長出大樹護衛了死者,掩蓋了歷史?

      莫的林——傷病員自焚的地方考證

      無論傷病員是自焚還是自殺,是自殺還是他殺,總之所有的第五軍的重傷病員在徒步行軍的第一天就“不見”了。所以我非常傾向他們有可能留在了原地,以后就死了。

      那么,這個地方在那里呢?

      各種資料都是說在曼西以北不遠的一個叫做“莫的林(Modilin)”的地方傷病員自焚的。但是臺灣“國防部”提供的地圖僅僅只有一個叫做“莫的村”的地方,我也查閱到了“莫的”的英文是“Mode”。但是至今沒有找到“莫的林(Modilin)”這個地方。(資料中同時也提到了一個叫做堪迪(Kanti)的小村落,說是傷病員安置在“莫的林”和堪迪。但是這個堪迪(Kanti)在地圖上更是無法找到,我只好放棄,集中力量尋找“莫的林”或者“莫的村”。

      臺灣“國防部”出版的撤退路線地圖

      臺灣“國防部”撤退路線局部,注意:“滿許”就是曼西,曼西以北就是“莫的村”。

    臺灣出版的《抗戰時期滇印緬作戰(二)——一個老兵的親身經歷與畢生研究》的地圖。

    上述地圖的細部。地圖中的“滿許”是(曼西),而地圖上有“莫的村”,沒有“莫的林”。

      “莫的林”和“莫的村”是什么關系呢?提供給我臺灣資料的晏偉權先生告訴我,地圖上的“莫的村”就是“莫的林”;我在網上查閱到一個網頁也說“莫的林”就是“莫的村”。

      從美國出版的緬甸軍用地圖上看,曼西(Mansi)以北就有一個村莊叫做“莫的(Mode)”,google earth也能找到。

    美國出版的緬甸軍用地圖的曼西(Mansi)和莫的村(Mode)

      由于沒有找到“莫的林(Modilin)”,所以我反復一次又一次在各種地圖上尋找都沒有找到。我只好根據各種回憶錄和戰史來分析曼西和莫的林,還有莫的村三者之間的關系。最后,我判斷“莫的(Mode)”就是“莫的林”的可能性非常之大,理由如下:

      ——曼西是公路的盡頭,資料顯示部隊開車沿著北上的牛車道再勉強走了一點,這樣就到了“莫的林”或者“莫的村”。而美國的緬甸軍用地圖在曼西(Mansi)以北我發現一個小村落就是叫做莫的(Mode)以北基本上再也沒有村莊了,燒毀車輛的地方應該距離傷病員的地方不是太遠。而前面說到的羅古在回憶錄中說,他們一早從曼西出發,晚上宿營睡覺的時候,聽到了在走過的路的某處發生了巨大的爆炸聲,原來是車輛在一個叫做“毛地”的地方燒毀爆炸。他的回憶錄中附有地圖顯示了“毛地”的位置,我分析“毛地”就是“莫的”村。他們一天可以從曼西越過莫的(毛地),說明距離不遠。我在軍用地圖測量過,曼西到莫的直線距離就是20公里。

      羅古回憶錄之地圖。注意:閱讀文字由右到左,“猛西”就是“曼西”;“毛地”估計就是“莫的”。

      所有疑問留到現場解決

      我拉拉雜雜說了半天尋找莫的林(莫的村)的過程,目的就是一個,就是想去看一看這個死了一千五百名我們的士兵的地方!這個地方多年來一直揪著我的心,我也相信同樣揪著許多國人的心。莫的林或者莫的村,那是一個什么地方啊!?

      “一千五百”這個數字對于我從小就有印象,我上小學的時候,學校的學生老師也就是一千多,到了大學也是一千多。上學放學,課間操和中午打飯,那都是人山人海黑壓壓的一片。所以,“一千多”對于我,那就是“無限多”?,F在,這個“無限多”的是中國士兵,沒有戰斗就死在了一個地方,他們是怎么死的?為什么要“自焚”?死了以后有國人去看過他們嗎?這些死亡的士兵叫什么名字,哪怕知道一個人的名字?他們的父母在哪里?知道他們的兒子就這樣死去嗎?死在異國的荒草蠻野之中,他們死的地方是一片墳地,一片荒地、一片樹林還是一片垃圾……有人打理他們嗎?

      無論是莫的林,還是莫的村,我認為到了曼西就不難找到,因為這里是公路的盡頭,部隊不會帶著他們在沒有車沒有路的地方晃悠的。還因為附近就是燒毀車輛的地方,我看到過美國士兵在反攻時找到燒毀車輛的地方的照片,所以,在這里燒毀車輛是肯定的,這個地方應該有更多的痕跡甚至遺物。再說老百姓也許會知道一點,邱將軍的回憶錄說,當地老百姓也來幫助搭建草棚……

      無論是自殺自焚,還是他殺,也許到了現場一問老百姓,沒準也可以知道。孫春龍說過,或許有幾個不愿死去的傷兵跑了隱姓埋名一輩子,或許他們望眼欲穿地等待著祖國的人來接他們回家。68年了,就是望眼欲穿也會失望的,也會絕望的。他們在臨死時,是祈禱祖國還是咒罵?或許他們還有孩子,孩子是否還知道他們的家在中國,是否認這個老家?

      我想象過一百次一千次,如果真的找到了那里,我會有什么樣的感受?!我希望找到這個地方,也不希望找到這個地方,希望這個故事是真的,也不希望這個故事是真的……

      翻開古今中外的軍事史,還能再找到這樣悲慘的故事嗎?一千五百名傷病員,在沒有敵人的情況下自焚而死;或者部隊拋棄了他們;或者被老百姓殺死?一千五百人,黑壓壓的一片,就這么消失的無影無蹤、無聲無息……我也希望有這個故事,有這個地方,也希望找到這個地方,把他們帶回來,讓我們這些后生有一個機會來好生看護著他們,讓我們這些后生也有一個磕頭的地方。

      我想起老撾的苗族,他們死后都要放一雙鞋子在棺材里。因為他們要走回中國,中國是老家。如果他們已經化為灰燼,我是否也給他們準備一些走回老家的鞋呢?!問題是,他們愿意穿著鞋子回到祖國嗎?

      中國文化從來的教育都是要自己的臣民要報效祖國,而祖國又為報效它的臣民做了些什么呢?不要以為這些都是死去的人,方軍說過,抗日戰爭是200多萬老兵沒有得到國家頒發的抗戰紀念章的戰爭。

      二、汽車墳場隨處可見,1500名傷病員之死卻撲朔迷離

      ——莫的村實地考察

      前往緬甸

      2011年3月9日下午三時,我終于來到了朝思暮想的緬甸莫的村。經過實地調查,有了重大發現:這里的確是1942年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失利后第五軍軍部和新編第22師撤退路線的一個最重要的地點,是部隊由機械化撤退改為徒步撤退的轉折點。遠征軍撤退時燒毀的汽車地點和部件隨處可見,觸目驚心。這是戰后第一次有中國人甚至是外國人到訪這個極為偏僻的山村,收獲頗多。但是我重點希望考察的1500名傷病員死亡的線索和地點仍然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線索,非常遺憾。










     

    2011年3月9日下午三時,考察隊前往我們朝思暮想的緬甸莫的村。

      《了望東方》雜志記者孫春龍“把緬甸老兵帶回家”的義舉牽動著國人的心,而作為研究遠征軍戰史的我則把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歷史和老兵的戰爭經歷。“1500名傷病員之死”成為了我們共同行動的交叉點。去年中期,我們經過密謀達成協議:由我收集史料和確定遠征軍第五軍軍部和新編第22師的撤退路線,作為我們考察的行動路線;由他招兵買馬籌集資金!而考察的內容還包括遠征軍兩次緬甸作戰的主要地點和慰問老兵,但是重點是“1500名傷病員死亡“真相,地點就是緬甸中部古都曼德勒以北的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村莊——莫的村!

      2月23日,我們搭乘飛機飛往緬甸仰光,開始了這次歷時一個月的考察。一行六人包括電視人鄧康延和攝像師黃睿、遠征軍后人和這次行動的投資人常博、在緬甸進行經貿活動19年的民營企業家高飛、以及孫春龍和我。

      考察的路線:仰光、同古、曼德勒、臘戌、西保(以上為遠征軍作戰地點)、莫的、霍馬林、是委定、坎迪、新平洋(以上為遠征軍撤退路線),然后沿著史迪威公路考察密支那和八莫(遠征軍反攻地點)。

    考察隊全體隊員。

      考察并不順利

      由于我們要考察的遠征軍撤退路線全部都屬于緬甸不開放地區,所以我們專門邀請在緬甸從事商貿活動多年的云南福德公司的董事長高飛先生參加。高飛先生常常給于緬甸災民和學校很多的幫助,得到緬甸最高當局的嘉獎和持有深入林區的特別許可,而且也非常熱心關心滯留在緬甸中國老兵。

      盡管如此,在我們考察完莫的村到達霍馬林后,就無法按照計劃繼續考察遠征軍撤退路線幾個地點了。緬甸當局給于的理由是:這些地方都是原始森林密布、人跡罕至、交通困難的地方,有時有越貨的強盜和反政府的地方武裝派別出沒,外國人前往非常危險。高飛帶著我們穿梭于霍馬林警察局、移民局、政府和當地駐軍,但是仍然無法得到他們的同意。我們只好臨時改變計劃,放棄繼續考察撤退野人山的路線而直接前往密支那和八莫。

      到達莫的村

      距離莫的村只有1.5英里處,我們的兩部越野車終于再也開不動了,隊伍無奈決定在莫的新村宿營,明天再進莫的村。因為天黑徒步趟水涉過四條河流進入莫的村是很危險的。

      我忍無可忍,不夠一切也要只身前往這個折磨了我很久的地方看一看。一路上盡管心急如焚,但是路越來越難走,速度也越來越慢,最后的50公里居然用來兩天!攝像師小黃自告奮勇陪同我。

    車輛無法進入莫的村,我們步行前往。

    莫的村,偏僻而荒涼,全村目前只有30-50戶農家。

      資料上記載:1942年5月初,遠征軍第五軍軍部和新編第22師到達曼西鎮其實就沒有公路了,部隊沿著牛車道十分艱難地再往前走了一段路,在到達莫的村附近燒毀汽車安置傷病員,最后5月21日凌晨1500名傷病員“自焚”傷亡……

      我們一路走走停停,除了道路艱難外,更重要的是要停下來向知情的老百姓打聽燒毀汽車和傷病員犧牲的事情。遠征軍燒毀車輛的事情和地點已經知道了,但是傷病員犧牲的事情和地點則毫無線索。所以我心急如焚,迫不及待希望一刻也不停留,馬上到莫的村打聽傷病員犧牲的情況。

      和云南相比,這里山地并不險峻只是沒有公路,車輛行走需要涉水。帶路的緬甸村民說,最后這1.5英里的路是任何車輛都無法進入了,包括遠征軍的車輛。

      “莫的,就是‘公路的盡頭’的意思。”村民這樣說。

      采訪老人調查

      進入村莊以后,我們馬上采訪老人了解傷病員犧牲的情況,由緬甸華僑王玉順先生擔任翻譯。77歲的烏亞麻是莫的村寺廟的主持,他說那一年是緬歷1304年(1942年)突然來了許多中國兵,老百姓害怕就跑到山上了,但是可以從山上看到村里。他看到中國兵沿著村北唯一的小路北上,消失在茫茫的原始熱帶森林之中。中國兵很多很多,幾天幾夜都沒有走完。中國兵在他們村子里居住了兩天,除了尋找吃的,其他什么東西也沒有拿,也沒有破壞。他在山里看到村里的中國兵每一個人都在把稻谷搗成米。沿途有一些零星死去的中國士兵。

      新編22師第64團的書記員羅古回憶:他們在曼西一帶四處宿營,到附近的村莊尋找食物,因為軍部命令就地召集至少5天的糧食。由于緬甸老百姓對中國兵不了解,都四處逃散了,村子都空無一人,所以部隊只好把村子里面的老百姓的稻谷搗成米帶走。羅古回憶說,那時部隊有些混亂,搗米成為了部隊的個人行為。由于他是城里的“文化人”對搗米的事情一竅不通,所以搗米把手弄得到處是水泡……

      85歲的烏龍當說,“有一天晚上,我們在山里聽到村子方向連續響起巨大的爆炸聲,大家都哭了起來,以為是中國兵炸掉了我們的房子,第二天有人偷偷下山去看,才發現中國兵是燒毀了他們的汽車,不是房子。”

      羅古在回憶錄中寫道,他們是越過莫的村往北走后宿營的,夜間聽到南面響起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他們還以為是彈藥倉庫發生爆炸,但是在荒郊野嶺那里來的彈藥倉庫啊?第二天才知道是軍隊在“毛地”附近把車輛全部燒毀,燒毀時汽油發生了爆炸……

      由于老百姓躲避中國兵是逃往莫的村北面的山區,燒毀汽車的地方在莫的村以南1.5英里處,所以老百姓誤以為是燒毀村莊。燒毀車輛的時間資料上沒有記載,但是莫的村老百姓和羅古說的完全一樣,都是在夜間。

      莫的村村長烏普江說,戰爭時期首先是英國人來到這里,命令老百姓趕快修路,說是大部隊來經過這里。“但當時修的路只有6英尺寬,車根本過不去,英軍把村長抓去要槍斃,后來村長求情,說自己有兩個孩子,一個女兒可以給軍官當老婆,才逃過一命。”

      他們說,后來英國人讓村子里的人趕快離開,說是中國兵和日本兵要來了!所以大家都逃難到了山上。中國兵走后不久,很快日本兵又來了,他們穿著比中國兵整齊一些。

      在談到戰爭時,莫的村的人非常茫然,對所有來到這里的外國兵都沒有明顯的感情傾向,甚至對戰后唯一來到這里的外國人也沒有表現出異常的好奇。

      為了在天黑前趕快駐地,我們只好趕快回去。第二天再次來到這里四處打聽,結果證實遠征軍就是從這里撤退,燒毀車輛這是在這里……其他所有的證言幾乎和遠征軍的資料已經老兵的回憶一模一樣。而在莫的村附近死去了1500名傷病員之外,老百姓卻一無所知。

    在莫得村采訪村長烏普江(中),王玉順(右)當翻譯。

      詭異的莫的村——“公路的盡頭”(緬語)

      莫的村為緬甸實皆省英多縣曼西鎮以北的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村莊,具體位置為東經:95度42分,北緯:24度1分55秒。距離曼德勒距離超過700公里,距離密支那超過400公里,距離印度雷多650公里。

      從曼德勒出發,我們雇請緬司機駕駛著兩臺日本鈴木和三菱越野吉普車,嚴格按照當年第五軍撤退的路線行進:曼德勒——柯林(Calling)英多(Indaw)——班冒(Banmount)——曼西(Mansi)——莫的(Mode)。沿途城鄉原野公路都是越來越荒漠偏僻和艱難。到了最后,每天車輛進行只有20-30公里,最后就是徒步。這和資料上記載的遠征軍撤退時的情況仍然非常相似。向導和翻譯王玉順先生是緬甸華僑,也是全緬關愛老兵協會會長,每到一地,他就尋找當地的華僑和知情人了解情況,然后再雇請當地人坐車一同前往。

      由于緬甸經濟發展緩慢,莫的村一代至今仍然和戰爭事情遠征軍撤退時的情形幾乎一模一樣,那就是這里仍然是曠野和森林、人口稠密和人跡罕至、文明與野蠻的分界線。甚至莫的村在緬甸語的意思就是“公路的盡頭”。 莫的村寺廟長老告訴我們,大約是在92年前,英國殖民統治者派遣一些外地的種植工人建立了莫的村,墓地就是有計劃的大規模種植柚木。英國人走后,大規模種植柚木不再進行,莫的村自然就開始衰落。

      王玉順告訴我們,說到莫的村,當地人表情都諱莫如深談虎變色,外人都不愿到這個村子里去,大家都說由于莫的村實在偏僻,患有麻風病等奇怪病癥被家鄉人趕出去的人,犯了重罪逃避官兵緝拿的犯人都躲到這里。一些莫的村的人也不愿意舉行居住在這里,而是搬到外面建立新村?,F在莫的村實際只有60多戶人家。所以這里也是生與死、光明與黑暗、平民與盜匪的交接處。因此,王玉順告訴我們不要在莫的村久留,更不要駐扎。

      莫的村——遠征軍汽車墳場

      說到遠征軍燒毀汽車的事情,當地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甚至成為了戰后幾十年當地人和外地人一個主要營生。王玉順大夢初醒地告訴我們,他父親原來是中國駐印軍第六汽車團的駕駛兵,戰后他跟著父親開美國GMC軍用十輪大卡車在林區拉木頭跑運輸,那時班冒曼西甚至英多就是一個巨大的盜賣二戰美國汽車零件的地下市場,整個緬甸許多地方的人都跑到這里來購買,他自己也參與其中,但是直到現在才知道這些汽車原來是中國遠征軍撤退時拋棄的。

      今年3月9日,我們風塵仆仆地來到了莫的新村,馬上由五六個當地人帶領下來到一片柚木林里,他們七嘴八舌說這里就是燒毀汽車的地方!這里距離真正的莫的村還有1.8英里,現在就是在路邊,距離新村不多100米,路另外一邊是莊稼地有柚木柵欄。是一個比較開闊的地方,當地人凱冒說,這里是破爛汽車最多的地方!他們聽老人說,過去有100多輛各種車輛,甚至包括戰車、大炮,但是最多的還是卡車。這些車輛都是被燒毀的,在燒毀中也發生了爆炸!中國人撤走以后幾天,日本兵就來了。后來日本人經過修理,又開走了幾十輛車。以后老百姓都在這里隨意拿走任何他們可以拿走的部件,再后來就是外地人開著汽車來這里大規模搬運出去便賣……

      然后,凱冒帶著我們穿過小溪密林,在這里我們仍然可以看到地上到處都是銹跡斑斑破爛不堪的鐵片鋼架,有的鐵皮稍微用力,就像紙片一樣撕爛。

      資料記載,“各部隊的各種車輛除堪迪野戰醫院保留救護車作為手術室外,其余全部由李漢萍處長指揮調遣,統統集中到莫的林至堪迪間聞之的山麓空地上,一切笨重裝備器材和行李以及公文箱也必須集中到該處,由李漢萍少將全權指揮予以銷毀,以免落入敵手。”(邱仲岳回憶錄)

      第二天,我獨自一人再次來到這里,寂靜,只有鳥叫聲,偶然有摩托車的聲音。柚木都是英國殖民時期種植的,而且生長期很長,所以這里的柚木見證了這一悲慘的過程。一位老人的回憶慢慢浮現眼前……

      1980年代,我常常到昆明市順城街一間狹小的閣樓里采訪一位皈依伊斯蘭教的老人鄒德安,他是原第五軍軍部參謀,他和我說過燒毀車輛的詳細過程。

      “部隊把車輛輜重集中起來準備點火焚燒,我在曼德勒弄到了兩支最好的獵槍和路上撿來的美國威利斯吉普車也在其中。潑上汽油,‘突’的一下子就火光沖天,點火的小兵沒有經驗,差點也被燒死。不可思議的事是軍長最新款的美國林肯牌轎車由于短路,喇叭‘滴’地叫了起來一直不停,叫得大家心驚肉跳不敢只聲。因為這里有一個典故:當年項羽兵敗烏江,把心愛的坐騎給了艄公,不想那匹烏騅寶馬長嘶墜江自刎……”

      我們到了實地才知道,實際上從曼西到莫的村沿途到處都有燒毀汽車的地方,只是這里燒毀的車輛最多。沿途汽車修理站還有許多從這里拿走的汽車部件,而在莫的村,至今到處都是汽車部件,多得數也數不過來。僅僅在一戶人家我們就買了整整一牛車的汽車部件交給王玉順保存,不過花了相當于數十元人民幣。

      進村前的一片柚木林里有一塊沼澤地,當地老鄉說這里就是中國軍隊燒毀車輛的地方?,F在這類汽車部件和碎片隨處可見。

    當年汽車驅動輪的后牙包外殼成為了莫得村豬圈的豬食盆。

    我們花了很少一點錢,就買了許多汽車部件。

      作者在莫的村拿著隨意撿到的這個估計是捷克式機槍的彈夾。但是估計是中國部隊配備的。

      這是莫得村一條通向茫茫林海唯一的一條路。當地人說,當年的中國部隊全部就是中這條小路離開的。

      1500名傷病員死亡之謎再分析

      劉桂英再次驗證老兵的回憶

      為了慎重,出發前我們委托全國關愛老兵的著名人士李明暉先生采訪劉桂英。出發前的今年2月中旬他到安徽省合肥再次采訪劉桂英老人。據李明暉打來的電話說,劉老已經病倒了躺在病床上,所以采訪很不充分。但是劉老再次十分肯定了在野戰醫院棚子的旁邊發生了死亡1000多傷病員的事件。她說,當他們來到這里時,傷病員已經死亡,“在村子外面山腳下的一塊平地上,搭著幾個棚子,軍部工兵營的士兵正在掩埋這些尸體,士兵挖掘一個一個的坑,大的埋葬幾具尸骨,小坑就埋葬一具尸骨。沿途北撤的零散士兵走到這里都向死難的烈士鞠躬,我也就鞠躬……”

      老兵董祠興回憶:

      出發前,我專門就此事采訪了昆明云南省民族影視藝術中心主任王立榮先生。王先生的外公覃遵三當年是第五軍軍部裝甲兵團少將后任團長,撤退時也在其中。王先生一家和已故的云南嵩明縣原政協主席董祠興老人是至交,他聽到過老人說過這樣的故事:撤退時,董老是第五軍第九十六師的一個工兵連長,他們連因故而落到了全軍的最后(撤退時,第九十六師為先頭部隊)。他們來到這里時,在汽車燒毀的地方看到了大量死亡的傷病員士兵!據董老回憶,他們來到這里時,大部隊早已遠去,汽車已經燒毀,但是仍然彌漫著燒焦的煙霧。在宿營處和車輛上,看到許多被燒焦的尸體。董老肯定地說,這些傷病員不是點繞汽油自焚的,而是開槍自殺以后再點燃汽油焚燒尸體的。燒毀汽車和士兵并不是集中在一個地方,而且分散在幾個地方。

      另外,王先生還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情況:由于外公去世在1970年代初,那是王先生年紀還小,并沒有聽到外公談到傷病員在這里死亡的事情,但是父親和外婆聽到外公說過,在撤退途中,非戰斗死亡的人最多。外婆還說,包括外公等許多將領并不同意杜聿明軍長選擇從原始森林撤退的路線,而是堅持按照原定計劃沿著公路從密支那突圍!因為在這里,裝甲部隊沒有經過任何戰斗就必須拋棄戰車!身為裝甲兵團團長的覃遵三特別反對也是情有可原的。我們在莫的村采訪時,老百姓明確說燒毀的車輛中有戰車,并保存有部件。

      更有意思的是,王立榮說在1983年左右,他曾經和舅公在北京專門拜訪過居住在太平橋一帶的杜聿明先生,那時他是全國政協文史專委。在談到撤退時死亡很多人和拋棄大量裝備時,王立榮十分肯定當時杜聿明一聲不吭,嘴唇緊閉,有意回避的態度是否明顯。為此舅公給王立榮使眼色不要再談這個話題……原來許多軍官不同意軍長放棄從密支那撤退的路線而可能走入絕路,所以他們和軍長發生了激烈的沖突……

      ——消失的堪達村

      我們在實地采訪時,發現一個線索:在燒毀汽車附近,有一個現在已經消失的村莊堪達,附近也有一個很小的佛塔。而資料上記錄傷病員是安置在莫的村附近的堪迪村和一個佛塔旁邊。李明暉采訪劉桂英時,劉老明確說傷病員死亡的醫療站就是在堪迪村附近,而沒有提到莫的村。在英文中Kanta(堪達)和Kante(堪迪)十分相近。無論手寫體還是打字機“a”和“e”容易混淆。從實地的位置看:從燒毀汽車的地方到莫的村,中途要經過這個消失的堪達村。當地人凱冒帶著我們來到堪達村的佛塔舊址旁邊,盡管灌木雜草茂密,但是佛塔遺跡的大土堆仍然清晰可見,這里有一條小溪,地勢平坦。應該是是野外宿營的理想地方。而堪達村還要翻越一個小山包,那里已經沒有遺跡了……我們曾經對附近好幾個小土堆進行了挖掘,結果正如當地人說的,是蟻穴而不是墳墓。我們不能肯定說消失的堪達村和旁邊的佛塔就是歷史上記載的遠征軍傷病員安置處的堪迪村和佛塔。而資料說的“莫的林”,當地人更是從來沒有聽說過。所以,“莫的林”應該就是“莫的村”。

      沒有發現傷病員死亡地的分析

      盡管我們采訪了十多位不同年齡的當地人,仍然沒有得到一點大量中國傷病員死亡的線索。由于我們在莫的村的調查時間僅僅就是兩天,采訪和調查有遺漏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仔細分析我們調查的情況,可以得出以下幾點:

      老百姓逃亡

      老百姓和資料都明確說明,遠征軍來到這里時,害怕戰亂的老百姓已經全體逃亡,老百姓的回憶還多次提到統治緬甸的英國當局作為政府也通知老百姓逃往以躲避中國和日本的軍隊。因此,中國傷病員死亡時,當地緬甸老百姓不在現場是可以肯定的。

      部隊秘密處理死亡的傷病員以保護烈士遺體免遭踐踏

      大量資料顯示,當時許多緬甸人對中國部隊入緬作戰有敵意,紛紛采取不合作甚至武裝對抗和偷襲小股中國散兵游勇的事件,中國部隊也予以還擊。而大多數緬甸人不明真相卻對日軍的到來表示歡迎。緬甸的民族英雄、國父昂山將軍當時也呼吁緬甸人歡迎日軍,并在日軍扶植的傀儡政府中擔任要職(1945年3月,日軍即將投降前,昂山將軍領導緬甸國民軍起義反抗日軍)。

      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們分析當時的遠征軍在處理死亡的傷病員時,一定要避開緬甸人的耳目采取十分秘密的方式,否則緬甸人,甚至他們帶領日本人來踐踏烈士的遺體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這樣,絕大多數緬甸當地人不知道將近70年前中國部隊在這里處理和埋葬了1500名傷病員的情況是完全可以成立的。

      后記

      原計劃我們準備在莫的村多住一段時間,走訪更多的人和村莊,徹底調查傷病員死亡之謎。但是我們的行動已經收到緬甸人的注意,這里是外國人的禁區。盡管高飛有國防部開發木料的許可證,但是任何人都很容易看出,我們的目的不是來做貿易的。所以大家非常遺憾地離開了。

      目前,莫的村和1500名傷病員神秘死亡的事情已經越來越引起人們的注意,第二次考察莫的村的計劃正在籌劃之中。

      后來我和余戈談論過這件事,他說,從日軍第31師團和55師團的資料中可以看出,當時日軍兩個聯隊一直跟隨杜聿明撤退路線一路追殺,兩軍的相隔的時間不過就是5-6天。他們發現大批滯留的傷病員,而且第五軍各個部隊的都有。日本人使用了“徹底掃蕩”這個詞。

     ?。ㄗ髡邽榈峋捒箲鹗穼<?,云南省保山市龍陵縣政府特聘的“二戰歷史顧問”。)

    責任編輯:李孟展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粗大滚烫疯狂捣弄
  • <bdo id="giggk"><center id="giggk"></center></bdo>